河南省淮阳县城关镇为80岁退伍军人支边老人精准造贫

河南在线    2018-07-12 14:46:55

  王新文是1965年支援宁夏建设的退伍军人,支边50年,两个儿子在支边中英年去世,家庭支离破碎,亲情荡然无存,他在河南省淮阳县城关镇东关祖屋被前儿媳及新男人持刀霸占。王新文和老伴季雪琴于2015年就东关211宅基地向淮阳城关镇申请宅基地确权,城关镇弄虚作假3次分割或共享老人的祖宅老屋,法院连续3次依法撤销城关镇决定书,对城关镇2次强制执行,并将之列入了全国法院的黑名单(2018豫1628执731号)。但是,城关镇我行我素,拒不执行法律判决。4年来,城关镇浪费了大量人力、物力及法务、警务力量,耗资巨大,用拖延、分割、共享等方法,让王新文永远奔波在维权的路上,王新文仅四处维权住宿等就开支30多万元,城关镇成功为王新文老夫妇精准造贫。一个相信政府,坚守法律的年迈老人,在政府、法院、监察委、信访等部门之间,就像拿着长矛的唐吉可德追着风车跑,维权还被城关镇抓进派出所,支边军人流汗、流血还流泪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2017年11月20日,鹿邑县人民法院下发(2018)豫1628行初60号行政判决书,判决书撤销了城关镇分割季雪琴宅基地的决定书,要求城关镇60天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,在法院的多次强制执行下,淮阳县城关镇210天(6月29日)才下发《淮阳县城关镇人民政府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处理决定书》,该决定书再次对抗鹿邑法院60号判决书,直接将王新文、季雪琴正在依法使用的宅基地确权给第三人王铭共同使用,王新文、季雪琴的独立主权直接消失。是什么让淮阳县城关镇集镇政府集体智慧,连续3次分割、共享老人的祖宅老屋呢?又是怎样的强龙和地头蛇组合,置为支援宁夏建设奉献一生的老人于死地?是怎样的无法无天,才能够屡次拒不执行法律判决的呢?

  

 

  一、行政案子问责难

  行政不执行法律是我国老大难的问题。行政案子异地判决,鹿邑县法院对淮阳县城关镇没有隶属关系,淮阳县城关镇不理会、也不怕他。对于不执行法律判决的行政行为,由谁来问责?成为制约法律判决书执行的瓶颈。根据《行政诉讼法》第九十五条四:由第一审法院向监察机关或者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司法建议。显然,执行单位应该是淮阳县政府或淮阳县检察院,而二者又不了解情况,听凭城关镇单方面汇报。季雪琴、王新文人宅基地维权案非常典型,人活着、房在、户口在,地和房子被城关镇分割或共享给了第三人,这么荒唐的戏能一次一次的表演,究其原因,就在于无有效部门进行行政问责。

  二、王艳丽、赵强、李春生等团伙滥用职权、胡作非为

 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,中央纪委多次强调,“要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力度,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、欺压百姓,侵蚀基层政权”。城关镇书记王艳丽与霸占人苏义丽是高门,在确权过程中,王艳丽利用职权,将季雪琴的祖宅老屋共享或分割给苏义丽、王铭,使苏义丽的犯罪行为合法化。王艳丽认为老人回乡养老侵犯了她和苏义丽的利益。王艳丽不但自己助纣为虐,还唆使手下李春生殴打、谩骂季雪琴。

  新华总支书记李春生是确权组主要负责人,曾是王艳丽的司机。2016年4月1日,季雪琴到镇政府请求协调回家住,李春生竟然在办公室内将季雪琴暴打一顿。当天季雪琴报警7次,城关镇院内、城关镇110值班室都有摄像头,110当时拍摄的季雪琴脸部照片,耳朵红肿充血,季雪琴向城关镇派出所上交的病历证明了耳部听力受阻。同时李春生破坏了现场,掩盖事实真相,这一案件链条完整,李春生打人证据充足。王艳丽却利用书记职权全力护犊,顶风包庇李春生。

  2015年10月,城关镇土管所负责人邱红磊在办公室向季雪琴索要钱财,季雪琴送了2条软中华、2千元钱,邱红雷收到办工桌抽屉里,说:你们这个事很难办,我还得找人疏通关系。王新文已退休30年,季雪琴没有工作且患严重糖尿病,儿子留有孤儿要养活,老两口实在满足不了邱红磊的需要。

  城关镇3次确权决定书连续弄虚作假,把政府职权作为儿戏,在办公室内殴打当事人、索要财物,将法律玩于鼓掌之间,穷其手段智斗支边老人,镇政府成了置老人于死地的工具。

  三、苏义丽、王铭丧失人伦礼仪底线

  据悉,苏义丽、王铭是王新文的前儿媳、孙子。2005年,苏义丽结婚不久,就带着20多万元天债到宁夏投奔已退休的王新文,王新文租种100多亩果园为其生活还债。2008年王新文儿子去世后,老两口又为苏义丽还清债务,又根据苏义丽要求在宁夏中卫市为其购置一套商品房,老人被他们榨干了最后一滴油。没有想到,苏义丽把中卫房子拿到手,立刻又跑到河南淮阳抢老人的祖屋,2012年苏义丽带着娘家人、孩子在东关办事处直接拿刀将王新文老夫妻砍出家门,并与新男人在王新文的祖宅老院居住。王新文无奈向淮阳城关镇申请宅基地确权,2016年3月28日,城关镇确权将东关211宅基地按照一家一半的原则进行了分割,季雪琴回自己家住了一晚,王铭喊110驱逐,王铭媳妇去漫骂,晚上数次砸门,把季雪琴的床、被子仍到马路上,王铭小夫妻笑看老人哭泣且照相留念,人性安在!苏义丽、王铭上演了丰富多彩不敬不孝的现形剧,在王艳丽的带领下,城关镇却誓死保护、包装这样的混世魔王。在法制社会里,不要说改嫁的前儿媳、混账的孙子,即便是夫妻财产在法律上也是清晰的。在强龙和混世魔王的眼睛里,依法维权者反而成了可笑、可玩的弱者。

  依法执政是我党对基层政府的基本要求,如果一线的镇干部能秉法办事,为人民掌好权、用好权,王新文、季雪琴也就无需在80岁的高龄去打遥遥无期的官司了。在今天法制的社会里,有上级政府、监察委、信访等机构的监督,王新文、季雪琴回家生活的愿望一定会实现,没有人愿意看到年迈的唐吉可德追着风车无休止的跑。支边军人是我们国家的功臣,习主席说不能让军人流汗、流血、流泪,更不能断了支边的耄耋军人的活路。

  

来源:http://www.qinghsc.com/zixun/20180711/133450.html

责任编辑:   来源:河南在线
 
Copy:上海在线版权所有